穿越大别山——中铁十四局集团三公司安徽六岳高速公路建设纪实

行业资讯

zixun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穿越大别山——中铁十四局集团三公司安徽六岳高速公路建设纪实

山东茂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2020-11-17 1665


一)蜿蜒曲折的山路,向大别山深处伸去。荀其迅坐在汽车上,深深感受到大别山的凝重:这里峰恋起伏,沟壑纵横,重重叠叠的大山像一个巨大屏障,阻隔着外面的世界,使这块曾为中国革命做过巨大贡献的土地,无法享受现代交通带来的繁荣富裕。

  他带着使命而来,承担六安至岳西段高速公路的建设,作为十四局集团三公司该项目的项目经理,他感到肩头上的担子很重。

  为给老区人民早日修好这条幸福大道,家未安,尘未洗,荀其迅与项目书记郭德玉、副经理李保印等领导,便带领有关人员深入到当地政府和村民家中,走访座谈,了解民情。他们用真诚、热情赢得了老区群众的支持。当其他工点还在为征

玻纤土工格栅是一种用于路面增强、老路补强,加固路基及软土基的优良土工合成材料。玻纤土工格栅高强无碱玻璃纤维通过国际先进的经编工艺制成网状基材,经表面涂覆处理而制成的半刚性制品。具有经、纬双向很高的抗拉强度和较低的延伸率,并具有耐高温、耐低寒、抗老化、耐腐蚀等优良性能,广泛应用于沥青路面、水泥路面及路基的增强和铁路路基、堤坝护坡、机场跑道、防沙治沙等工程项目。

地拆迁问题所困扰时,三公司工地上已是炮声隆隆,人机鼎沸……前期工作的顺利开展,为项目施工在全线赢得了先机。

  荀其迅深知,三公司要把“第一”的大旗扛到底,关键在科学管理。在对工程进行梳理后,项目部提出了“均衡管理,全面推进”的管理思路。按照这一思路,项目部在施工组织上,打破以往按工序分割任务的传统做法,改为按施工里程分段包干,由项目领导各管一段,分头把关,使整个工程实现隧道、桥梁、路基各类结构物全面开花,整体推进。“均衡施工”法极大调动了管理人员和职工的责任感和积极性。各施工段你追我赶,相互竞赛,施工纪录不断刷新。在建设单位组织的评比中,三公司施工进度多次获得第一名,成为全线的“领头羊”。

  (二)走进三公司工地,人们看到最多的是制作精美的安全标牌和猎猎飞舞的一面面警示旗,从现场到生活区,从宿舍到库房,那些标牌和警示旗犹如一座座警钟,处处提醒着人们“重视”安全。关爱生命,重视安全,是三公司六岳项目部在施工中奏出的最强音。针对工地地处山区,山高路险、爆破作业多的特点,开工伊始,项目部就制定了“以人为本,强化安全”的方针,把安全作为项目工作的重心。项目部拨出50多万元专款,制作了40多块安全标牌、6000多米长的彩色警示旗及其他安全防护设施。为使安全事项在职工中耳熟能详,项目安全长陈南武还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编写出朗朗上口的《隧道工程谚语》,这套谚语后来被《安徽高速建设》杂志刊用,在全线流传开来。

  严细管理,方能长治久安。在三公司项目部,任何一丝安全隐患都不放过。今年4月一天晚上,安全长陈南武刚从工地回到住处,接到报告说,某施工队没有按规定将白天施工剩余的炸药、雷管送回炸药库,而是带回到驻地。陈南武当即向荀其迅和负责安全的副经理李保印作了汇报。三人顾不上吃饭,立即赶往外施队调查。

  原来,那家外施队因晚上还要爆破作业,如将炸药送回库房再领,来回要跑6公里山路。为图省事,便将炸药随身带回驻地。对这种违反规章的做法,项目部进行了严肃处理,下发了整改通知书,要求施工队写出书面检讨,给予全队停工整顿两天的处罚,并通报整个项目部。打那,违返规章的事再也没有发生。“安全工作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侥幸心理,职工的生命重于泰山。”这是项目部领导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一次,磨子潭 1号隧道爆破后,陈南武像往常一样到掌子面检查,发现上方有处围岩处于松动状态,便要求施工人员先把松石处理后再清碴。施工人员怕耽搁进度,便说:“我们注意点就行了,这点小情况不要紧。”陈南武坚决不肯,说:“谁也没权力拿生命当儿戏,宁肯不施工,也要处理好险情。”直到施工人员把松石全部处理完,陈南武才放心离去。望着陈南武远去的身影,在场施工人员感慨地说:“对我们的安全,领导比我们自己还要关心。”

  严格管理,对职工生命高度关爱,保证了施工顺利进行。开工以来,项目部共使用炸药100多吨,雷管十几万发,爆破土石方近10万立方米,没有出现一起事故。国家安监总局专家组3次到工地检查,对他们的安全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全线安全工作检查评比中,三公司项目部获得第一名。

  (三)第一流的成绩是由第一流的人创造的。为早日打开山门,为大别山老区人民建成幸福大道,三公司的将士们抛家舍业,不畏艰辛,在与大山的搏斗中,无私奉献着青春年华。33岁的荀其迅 1998年从学校毕业后,就与工地结下不解之缘,8年来他参加了4座隧道的施工,繁忙的工作使他与家人聚少离多。结婚多年,已过而立之年的夫妻俩至今膝下无子。着急的双方老人多次催促他们解决“无后”问题,可荀其迅总是说:“现在顾不上,推推再说吧。”去年6月开工后,他一头扎在工地上,一年多来只利用回公司开会在家待了短短的四五天。在他的心里,大别山是最重的。他常对大家说:“我们在这里干不好,不仅有负企业重托,更对不起为这块土地流血牺牲的革命前辈。”

  在工地上,他处处身先士卒,榜样示范,用行动“号令”大家。去年12月,大桥桩基础开工后,每次桩基灌注时,他都跑到现场和大家一起干。一次,3根桩要一起灌,他从下午在工地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现场管理人员和技术干部都劝他回去吃饭,可他说:“我待在这里心里踏实。”直至凌晨,桩基全部灌完后,他才带着饥饿与疲劳离开现场。

  年轻的技术员谭常喜,去年8月刚从兰州交通大学毕业,来到六岳项目后负责康皮畈一号隧道的管理工作。人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小伙子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苦”。自打上工地后,他天天早上5点钟就跑到现场,一待就是一天。尽管工地离项目部只有一公里路,可他坚持留在工地上和工人们一起吃饭。他的辛苦没有白费,康皮畈隧道的施工便道最先修好,在全线率先开工。

  谭常喜一心扑在工地上,家中的父母却急了,多次催促他回家把婚事办了。原来,他与同窗的女朋友恋爱多年,老人想尽早让他们完婚,省却一桩心事。谭常喜一次次向父母解释,一次次推迟婚期,最后定下春节办喜事。谁知谭常喜又“失约”了。今年春节,项目部决定节日期间照常施工,谭常喜坚持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干。婚事自然又泡汤了。为安慰空欢喜一场的父母,小谭又作出承诺:“等工程结束,我一定用婚礼庆祝。”同荀其迅、谭常喜相比,在施工一线摸爬滚打了30年的副经理常作山算是“老工地”了。按照企业规定,他本可回家颐养天年,可对工地无法割舍的情怀,使他毅然留在了大别山。项目部分配他负责2公里管段工程,每天他像只蜜蜂一样不停地来回奔波,合计下来要跑几十里路。严重的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突出等疾病折磨着他,那是他半生辛劳留下的印记。有时腰痛得难以直立,便找个地方,在地上躺一会儿。一次灌注桩基,他和大家一起冒雨连续干了20多个小时。下来后,整个人成了一张弯弓。

  同事们得知他的病情后,多次催促他去医院治疗,而他只从医院拿了一大包药,又返回了工地。大伙只好劝他多休息,他却说:“等大别山工程完工,再休息吧。”打那,常作山每天上现场,随身又多了样东西:一大包药。

  六岳段高速公路一天天在延伸,三公司筑路将士们的拼搏奉献,将同这条穿越大别山的幸福路一起,永久铭刻在老区人民心中。


留电免费咨询 [5分钟内回电]